<track id="rrrpp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rrrpp"></track>

        <address id="rrrpp"></address>

        博愛人才招聘-博愛兼職-博愛職場資訊-博愛人才網

        博愛人才招聘-博愛兼職-博愛職場資訊-博愛人才網

        http://www.nischaltiwari.com

        菜單導航

        東走西奔找工作,南來北往忙面試

        作者:?博愛 發布時間:?2019年12月09日 11:11:09

        前面出來的同學已經讓我感到壓力:有的不停地上廁所;有一位面試完居然喘不上氣,足足坐了3分鐘才起身。

            作為2007年春季畢業的研究生,我們的就業壓力之大前所未有。研究生擴招是一方面,從前一個導師指導1~5名研究生,現在成倍增加到3~20名,由“手工作坊式”逐漸轉變為“大規模集成式”;不少高校的研究生開始并軌是另一方面,三年制、兩年半制、兩年制的都在今年同時畢業。“在夾縫中求生存”讓我們從開學伊始就感覺到壓力:無論是上屆師兄師姐的“求職軼事”,還是遍布在各大BBS的“求職圣經”,或者是流傳在民間的種種“面霸面經”;無不給我們帶來一種莫名的緊張氣氛。而今,走過面試之路,終于明白:這是一個人的旅程,一個人的戰斗,一個人的征途。

            以前聽說的傳奇,今天也變成了我的經歷。只因為北京移動的一個筆試機會,我一時買不到火車票,便從上海飛著趕過去。一是為了機會,以“小”博“大”,以資本來武裝,以時間換空間,以資源換本土??傊痪湓挘?#8220;舍不得孩子,套不著狼。”二是體驗過程,整個筆試整整持續了三個半小時。人力資源只有三個職位,不足十人的吸收規模,卻有二三百人參加筆試,而且這還是網申篩選下來的結果。其中,候選人大多來自名校。

            事后,算算成本,打飛的確實比打出租便宜。飛的打五折,來回1500塊;出租不算“過路費”,光打表來回就要2000多。呵呵,一個字——值!

            北京移動的“二面”通知一收到,我馬上定下行動方案,第二天一早就到上海南站訂了去北京的軟臥票,為了不麻煩親朋,便當天往返。并且,特地選了上午9點45才到的一班,這樣可以把車廂當成臨時的自習室。

            早上10點,初冬的北京頗有寒意,據說晚上還要降溫。換乘地鐵,不久便找到北京移動所在的美惠大廈。在旁邊的湘菜館復習了一會兒,飯后又坐到北京移動的休息廳熱熱身。待12點10分過去簽到,已有兩人在那兒候著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我們這組有八人,竟然出現北大光華的MBA哥哥。先讓我們做一套圖形題,12分鐘,不許涂改。我也是第一次嘗試,雖略緊張但我有美術功底,因此自信能更勝一籌。

            又休息約半小時,才被叫去“群毆”。八位面試官連同三位移動的HR主管,從人數上,也算是壓力面試。我們坐在大會議桌的一角,先自我介紹,又“群毆”,然后接受面試官的一一盤問。我表現中規中矩,但算不得搶眼,才發現山大和北航碩士兄弟“連珠炮”般的強悍。我一開始和旁邊北大光華的MBA一樣,竟然插不上話。

            結束后,我問過主管,對方道“等候通知”,一副愛理不理的表情。不知為何,這反而堅定了我加入公司的決心。畢竟,這種機會不是人人都有的!

            北京移動的“三面”來得要比預期更早一些。幸運的是,我趕上了Z6的末班車,也是列車上最后的一張上鋪。

            和往常一樣,我先在肯德基悶了半天,又到湘菜館大快朵頤。去了,才發現上次的leader之一和MBA哥哥都不見了蹤影,而傳說中最不愿碰到的“集團軍”——勞人院(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)的兄弟姐妹已經悄然出現。連人大其他學院,居然占據一半的席位,競爭之激烈可見一斑。不過,幸好是“單挑”,否則我們“必死無疑”。

            前面出來的同學已經讓我感到壓力:有的不停地上廁所;有一位面試完居然喘不上氣,足足坐了3分鐘才起身。

            萬萬沒有想到的是,我進去才發現自己居然一點不緊張,而且越說越不緊張。除了咨詢公司的五六位員工外,正對的應該是老總,旁邊還有七八位北京移動的領導和人力資源的主管。但問題都是關于你經歷的故事,氣氛也還和藹。我還記得火車上凝思模擬的話題居然發揮了作用,自問自答也有效果。比如:問為什么來北京,為什么自己花錢也要來面試?我說:首先要有“舍得”的理念——有舍有得、小舍小得、大舍大得、不舍不得;其次,要有風險投資的意識;另外,既然北京移動能夠給予全國優秀研究生以機會,那么我就有動力參與競爭、有勇氣來北京、有能力進入面試、有自信贏得職位,最后還需要一點緣分讓我們最終走到一起。

            事后,面試官告訴我們:不管結果錄用與否,都會給我們消息。但一個月之后,當我快要淡忘的時候,依然沒有任何回音。

            12月15日,在中糧面試,再次碰到勞人院的集團軍。其中一位參加過北京移動“三面”的哥們兒告訴我:“我們已經‘默默地’慘遭淘汰。”26日,在海淀醫院,參加工總體檢,意外地碰到山大的同學,他便是北京移動“二面”的組友。故人見面,非常親切,不想我們又走到一起,而且可能走得更遠。

            不過,北京移動面試的過程最長,也最為有趣。從9月中旬一直持續到12月中旬,整整三個月。相對于結果的期待,過程的大浪淘沙和千變萬化更能讓人理解“成事在人,謀事在天”的道理,更關鍵的是,我以后再去任何地方面試都抱有一顆平靜的心——處事以不急不利之法,居心于有意無意之間。即便拿到期待的offer,也不是那么狂傲或者瘋癲——得意淡然、失意泰然,自處超然、群處怡然。(完)

        本文地址:/qyzx/26515.html

        請遵守互聯網相關規定,不要發布廣告和違法內容

        沉迷媚药按摩的美人妻
        <track id="rrrpp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rrrpp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rrpp"></address>